部落會議(5)

http://南昌社區發展協會

 

DSCN9774DSCN9775DSCN9776DSCN9778

會議前準備及張貼

DSCN9870 DSCN9872 DSCN9873工作團隊準備就緒

DSCN9874部落族人陸續報到

DSCN9935陳村長報到

DSCN9899潘前村長

DSCN9875林監事關心部落事務

DSCN9879DSCN9889會議即將開始

DSCN9886 理事長貴賓介紹

DSCN9903   DSCN9907蘇理事、江理事致詞鼓勵

DSCN9914營造員會務報告

 

DSCN9920黃頭目會務指教

DSCN9925蘇理事回應並指導

DSCN9927營造員虛心接受

DSCN9933 DSCN9881江理事慰勉,理事長鼓勵願更多族人參與,協調溝通,凝聚共識。

生命史故事-3

DSCN9716口述者:陳阿月

我是農家子弟,平時玩的機會不多,放學後都要去割草餵牛,煮地瓜葉給豬吃,還要餵雞、鴨。早上三點就要起床到田裡放水,因農田水利會一星期才放一次水,若錯過了,田沒水,稻子會枯,爸媽也會罵。過去的父母都很嚴格,大人中午沒喊吃飯,我們也不敢說餓,必須繼續做,直到說吃飯我們小朋友才敢休息吃飯。

以前Malalikid(豐年祭),大家族人都穿得很整齊,在祭典過程中,領袖講甚麼,大家都遵守,領袖都很盡責。男人們由老到小,一個階級順著圍成一個大圈圈,階級不一樣所穿的衣服、頭飾也不一樣,非常好看。

生命史故事-2

DSCN9676口述者:羅金榮

小學畢業後有考上初中,但家裡沒錢讓我繼續唸書。早期先在電力公司工作,薪資低只好離鄉背井到外縣市某職。瞞著老婆做高危險性的挖媒礦工人。上班第一天即發生爆炸,還好自己沒受傷。而後考進精祭部礦業研究所探勘地質,長期在外工作,六十二歲適逢退休年齡,回家鄉與家人團聚。

以前的Sra很兇,尤其是3-4人組成的領導群,我曾看過領導群叫Alavangasu 一街的所有人蹲下來,一個接一個的打屁股。快到成人禮前的一個禮拜,只能喝水。成人禮當天,大家都瘦了一圈,現在的都走樣,失去傳統。

生命史故事-1

我將針對全人照護學員一生的敘訴。只是一種生命的書寫,關心生命的某一部分。個人史、口述史、個案史等在於歷史的、長期的、脈絡的、主體的、過程的觀點,對學員個人進行整體的了解。

DSCN0095

口述者林阿娘:

18歲結婚,老公是台灣人(爸爸是台灣人,媽媽是阿美族)。先生在豐年祭時看到我跳舞,大愾覺得我很漂亮,就熱烈追求我。

早期我們開雜貨店,買東西的人沒有錢時,就拿米來換。公公過世後,先生與兄弟姊妹分財產後我們即搬到現今南昌活動中心對面,繼續開雜貨店,日子也日漸好轉。 後來先生到鄉公所上班,我則在家顧店。我們夫妻倆很努力賺錢存錢,三年後,我們決定蓋房子,房子蓋到一半,先生在家修理電時,發生意外被電死了。從此,我一邊照顧孩子一邊在阿美文化村賣藝品,我在那兒工作十多年。

阿美文化村是帶動整個部落的經濟發展。

文化長廊-2

七月:拔河比賽 (Mahkaketep)

 形式上是分2組人(相同年齡階級)在繩子的兩邊互拉,造成翻仰的效果,其目的在為團結部落居民,能在同一條繩子上共同努力,在生活上互相幫助,聯絡感情並鍛鍊體魄。傳統上在進行拔河比賽之前,該年齡階級的人必須一同到山上去採集藤蔓類作為繩子,其繩索相當講究堅固、強韌,是因為阿美族人有一項禁忌,若在拔河比賽中繩子斷裂,該年齡級即將會有一人發生意外,甚至往生。此外,傳統的拔河比賽,並未限制時間與範圍,必須要拉到另外一隊投降為止,其呼喊的口號為「小米、給我」、另外一方則說「不給」這樣往來,直到某一方投降為止。

DSCN9328 DSCN9317

 

八月:運動會 (Milisin)

以賽跑等徑賽為主,這是每級年齡層活動的序幕。此儀式為全部落的活動,緊接在稻穀收割之後(大約在七月底至八月初),其儀式的目的為收割之後家族聚會及各年齡階級競技活動,以鍛鍊年齡階級成員的毅力與耐力,並培養榮譽感。目前僅那荳蘭部落、里漏部落及七腳川部落舉行。

 

八~九月:成年禮 (Masaselal)、八年一次

男子入級的儀式部落稱為「成年禮」(Masaselal),新人入級之後,原來的各級就往上升一級,每一階層都有其特定的社會地位,也有必須負擔的責任與義務。阿美族成年禮都是在豐年祭期間舉行,它象徵阿美族代代薪火傳承的意義,參加成年禮儀式前還需接受部落的各項體能訓練及野外求生技能,而「成年禮」最高潮為馬拉松賽跑,俗稱馬楞楞 (Marengreng),參加之青少年均需沐浴,身著白色傳統服裝綁生薑草(表示純潔莊嚴),在凌晨約五時三十分由自己的部落跑向東方須在日出之前到達海濱,代表告別童年,正式長大成人。

DSCN9325

八月底~九月初:豐年祭 (Malalikid)

豐年祭是阿美族的過年,也是真正表現阿美族文化的祭典,時間由1~7不等,每年7月中旬由台東的阿美族開始,依次往北推,至花蓮吉安鄉,結束時已是8月底或9月初。其實古代的豐年祭應該是在每年10月左右,但是最近幾年為了響應政府及地方的觀光事業發展,提前到7、8月左右。因此在豐年祭中也可以看到最豐富的阿美族文化,其活動內容包括:各部落頭目祈福、大會舞、部落原住民歌舞慶豐收。

九月底~十月份:祖靈祭 (Talatuas) 、二年一次

Mirecuk祭祖,每年祭師在這個時候祭拜自家的神明,而每兩年則舉行

Dalatuas,此為全部落性的祭祖活動。族人準備檳榔、糯米、米酒等祭品祭拜祖靈,展現原住民的文化,深具慎終追遠的意涵。主要是祭師會代替族人將去世的親族召喚,並代為丟擲糯米糕以完成祭拜的儀式,丟擲糯米糕的祖靈祭是餵許久沒回來的親族,由tu’as丟下來的糯米糕則是讓接到的家戶這一年都好運;但僅有一戶人家可能得到這象徵「幸運」的turun(糯米糕),所以在這一天祭師會全身著紅色之阿美族衣飾進行儀式,左手手持象徵潔淨的薑,連著的莖、幹、葉,以引領她們走上與祖靈連繫祭拜的路。

 

十一月:收藏祭 (Misair)malahoktoliliu

阿美族是一個非常感恩的民族,念念不忘祖先的庇佑及所賜,因此,當農作物及一切收穫收藏時,會特別舉辦此祭以示感恩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化長廊-1

一月:相撲祭 (Midelub)

Midelub的儀式即摔角,主要目的在鍛鍊年輕人強健之體魄,能為部落團結起來對外抵禦、防衛家園,舉行當日全部不能吃蔬菜、牛肉、魚,只能吃豬肉、竹筍、藤心、芒草心、以及豆類食物。臺灣光復後就未再舉辦,直至民國75年才再重新舉辦。在早期是12月至1月舉行,現在則是每年到了3月底的時候辦理,阿美語叫做「米得路」(Mitelub)或「馬拉勒夫」(Malalevu)。舉行的意義是為了讓族人能有強健的體魄,讓大家能夠團結一致,鍛鍊身體以禦外敵。

二月:農耕祭 (Misadulikun)

舉行時間是在部落插完秧苗後,大約是2~3月。基本上是祈求田神讓種子

生長順利,期待豐收, 農耕祭是阿美族感謝造物主的祭拜儀式,傳統上打獵的獵人要拜山神、種田就要拜農神,謝土神時族人會用酒灑在周圍、往上點是謝謝造物主、往周圍點三下是感謝周圍的祖靈,往下點就是給農、土地神。

三月:驅邪祭 (Mibahbah)

驅邪祭是傳統阿美族在小米收成之前,聚集全部落的祭師拿生薑葉、蘆葦心、檳榔葉、月桃花來驅邪,將會破壞收成的惡鬼、害鳥趕走。里部落每年也會在這個時候聚集部落祭師辦理驅邪祭,祭儀開始時祭師會先聚集祈福,然後再赤腳繞行部落。進行驅邪儀式時必須在空曠、不能有屋頂的場地,方能進行。族人先將荖葉包裹糯米飯交給巫師,再由巫師丟入祭場告慰祖靈

五~六月:小米祭 (misahabay)

小米是阿美族人相當重要的農作物。傳統在小米祭時不能洗澡,因為要保留身體裡面的能量來採收小米,收成時也會用換工的方式,大家一起、一次收成,而挑米的時候也不能休息,因為要是收成時耽擱了,不好的邪靈會來搶食;而到了要放進倉庫的時候,也必須有祭師來進行儀式後才能夠放入。

 

六月:捕魚祭 (Milaedis)

Milaedis 捕魚祭,每年6月第2個星期天舉行,當天全部落族人都到花蓮

溪出海口捕魚、祭神,祈求族人出海平安、漁獲豐富。傳統上以毒籐毒

魚,目前多改為撒網、垂釣或漁撈。近年里漏、薄薄、荳蘭等社已聯合

共同辦理。此祭儀早期是僅限男性參加的祭典,目的是為紀念過去祖先由海上登陸到這裡生活,再者,藉由儀式告訴族人,我們是捕魚的族群,故在出海口向北方祭拜並舉行儀式,並嚴格禁止女性參與,因為女性每月的月經會污染祭儀,使參與活動的男性遭遇不幸、疾病、捕不到魚等狀況,所以儀式一切多半為部落頭目、領袖及年齡階級男性完成。